Scaling data, school of fish
NNIT预期指数

助力数字化转型——紧跟时代步伐,抢占发展先机

要实现数字化转型,就需要组织改变过往的工作方式和结构体制,而这些单靠技术是无法完成的。IT架构固然是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支撑,但整个组织的参与才是重中之重。

在NNIT发布的2020年度预期指数报告中,超过半数(54%)的受访者认为,数字化转型将在未来18个月内改变其组织的工作方式和结构体制。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当下各组织的当务之急,其重要性自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2020年的春天,这一点得到了充分印证。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迫使下,各个组织开始寻找新的出路,以求在史无前例而又不断变化的紧张时局下依然保持其业务的照常运作。忽然间,各个组织纷纷发现自己需要远程运营业务,同时客户会议也必须通过虚拟方式举行。

是否配备了合适的数字化工具与流程突然间就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

- 数字化转型不再仅仅取决于组织自身的转变进程,而是成为了业务经营所必须满足的条件。在这方面准备充分且敢为人先的组织就能脱颖而出(以上语出NNIT业务拓展总监Brian Troelsen)。

浅尝辄止无法推动组织转型
NNIT的2020年预期指数调查于新冠疫情全球范围大流行期间进行,我们的调查结果表明,各组织在推进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成熟度大相径庭。

一些组织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并正在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进程。但此类组织数量极少,仅12%的受访者属于此类型。不到三分之一(29%)的组织属于NNIT所谓的“协调型”,即这些组织已经具备相应的计划且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数字化程度正稳步提高。

- 然而,仍有近60%的组织仍属于“零散型”。这些组织在项目团队中进行小范围试验,但仍在努力寻找加快数字化进程或在整个组织中扩大数字化程度的方法。尽管各个试点项目在众多方面收效良好,但单凭它们无法推动整个企业的转型进程。Brian Troelsen表示,必须要在整个组织内全面推进数字化举措。

简而言之,组织的数字化转型还存在提升的空间。这引出了一个问题:阻碍转型的因素有哪些?

整个组织层面的参与是前提
根据调查中受访组织的回答来判断,主要是各组织内的软因素拖慢了整个数字化进程。受访者强调,流程(57%)、组织(53%)和人员(52%)是组织数字化转型道路上的三大障碍。

- 问题的根源不在于组织缺乏数字化战略,因为大多数组织早已意识到,制定良好的战略才能实现各数字化要素的部署。但是,仅凭CIO一人按照精心制定的策略行事远远不够。Brian Troelsen解释说,数字化转型需要整个组织的参与,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必须参与其中。

他强调,让所有人都实际参与十分重要:

- 高层管理人员无疑从一开始就需要参与其中,但最好是组建一个具备多元化背景的敏捷转型团队。这样做的目的是打造一个跨职能的团队,而且要让拥有变更管理实践经验的领导者和敢于挑战传统思维的人参与进来,这一点至关重要。推进组织的数字化转型会从实际上改变组织,而任何改变都需要付出不懈的努力。

告别传统IT时机已至
如果组织确定好战略目标,再加上实现目标所需的适当组织体系的加持,数字化转型便可改变整个组织的思维方式。但如果您现有的IT架构尚无法支撑数字化转型,则转型过程将会步履维艰。

尽管大多数人均认同IT必须能够支撑企业转型,但就现有IT架构在推动所需转型方面的成熟度而言,NNIT2020年预期指数报告中的受访者可划分为两个主要阵营:40%的受访者认为其现有IT体系已准备就绪,43%认为尚未准备就绪,而16%则认为准备程度在上述两者之间。

Brian Troelsen认为这种现象的背后有一个主要原因:

- 准备就绪程度不高的组织占比略高,其原因可归结为许多组织都还在与传统IT做斗争。

机不可失,欲变从速
传统IT的缺陷体现在几个方面:

- Brian Troelsen表示,老旧的传统系统不仅会拖慢数字化转型进程,还会让竞争对手有机可乘,抢占发展先机。

- 他解释说,通常情况下,IT具有超高的可扩展性,尤其是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这对于因技术规模庞大而导致变革缓慢的组织而言就会形成威胁。规模较小、更为敏捷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如黑马般脱颖而出,转瞬间打乱原有的行业格局。

因此,他给出了以下明确建议:

- 组织必须先挣脱传统IT的桎梏,但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实现这一点需要耗费时间和资源,而且必须施以大量资金投入。迟疑观望只会给竞争对手弯道超车的机会。最后,Brian Troelsen表示,将此事作为一项首要任务去完成,组织才能快速跟上发展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