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ors walking in hallway of hospital
医疗保健

H区利用新技术拓展边界

丹麦首都地区IT、医疗与通讯服务中心(CIMT)首席执行官Torben Dalgaard
为公共部门的工作流程中引入新技术大有裨益。但这其实需要勇于试错的精神,尤其是在监管政策尚未出台的情况之下,管理着丹麦首都地区IT、医疗与通讯服务中心近千人团队的首席执行官Torben Dalgaard如是说。

 

引入新的数字化技术对于未来的公共部门而言是十分必要的举措。数字化技术便于这些部门充分利用资源,为居民提供高效、高水准的服务。

丹麦首都地区IT、医疗与通讯服务中心(CIMT)首席执行官Torben Dalgaard也强调了这一点,他负责该地区医疗保健部门的日常运营,为45,000名员工提供医疗科技和IT技术支持,这些员工则负责为180万市民提供服务。

探索边界的研究项目
Torben Dalgaard表示,CIMT拥有近千名全职员工,是该地区7个运营和开发中心里规模最大的一个,尽管绝大部分的日常业务是运营支持,但对于新技术的测试支持仍有空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CIMT可与私营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并开发研究项目。Torben Dalgaard将此视为在日常工作或组织无暇顾及传统开发项目时,仍然能够继续进行项目研发的良策。

他表示:“从许多方面来看,该地区都正处于数字化转型的起步阶段。而我们确实有一些新研究项目正在进行,在探索医疗健康技术领域的边界。例如,我们目前运行的一个项目是通过处理心率数据确定出院患者之间的差异。目的是通过检测患者的心律,判断其是否达到出院标准。”

人工智能的数据运用
CIMT支持的大部分研究项目的共同之处在于,都用到了人工智能或模式识别,而且可以为决策流程提供支持。换言之,最终的决策权依然掌握在医生或其他健康专家手中。除了心律项目之外,Torben Dalgaard还重点介绍了其他两个项目:一个是紧急呼叫中心与人工智能公司Corti建立了研发伙伴关系,他们研发出的软件可以筛选出疑似心脏骤停的紧急呼叫。另一个是精神病学领域的一种移动应用,旨在为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提供帮助。借助这个应用程序,患者可以用语音或文字描述病情,之后基础程序会将数据汇总,搜索治疗模式。

“开发这两项技术的初衷都是为了改善治疗成效,而且有可能挽救患者的生命。”Torben Dalgaard详细解释道:

 “名为Medlyt的急救服务项目本质上是为了识别潜在的心脏骤停病例,比护士通过电话给予帮助更为迅速。抢救时间对于心脏骤停患者的存活率至关重要。精神病学项目中的软件可以根据患者个人输入的信息来调节药物剂量。选用治疗模式来决定剂量,理论上可以缩短住院时间,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这对个人和医疗保健系统来讲都十分有益。”

监管壁垒
尽管研发成果前景乐观,但在全面推广这些解决方案时常常遇到阻碍。

“医疗技术设备供应商或制造商的设备(例如扫描仪)审批需要丹麦药品管理局的授权合作伙伴来完成,这意味着同时也要在欧洲进行审批。然而,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正式的审批流程尚未出台。因此,这些产品仍无法运营并推广使用。尽管如此,前期的结果仍是喜人的。随着越来越多惠及患者的新技术出现,监管架构将别无选择,只能提供更快更灵活的审批流程进行配合。最终的结果不言自明。”Torben Dalgaard强调并解释道:

 “在其他行业,人工技术的使用大多不受限制,而在医疗技术领域仍面临许多壁垒。当然,这也为居民提供了一道安全保障。这些限制涵盖了一些问题,例如在运用该技术诊断和治疗患者之前,定义使用标准和持续校准的问题。然而,政府有责任为这些难题寻找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而且要谨慎而为。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需要尽快解决。”

建设全新的数字文化
视听设备制造商Bang&Olufsen在进入零售阶段时,不得不重新评估公司内部的大部分流程,以适应数字化框架。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究竟应该利用现有资源推动公司发展,还是采取全新的“绿地”方式,即从零开始。

“我们对此展开了反复讨论。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我们是坚持使用旧有的、更新后的传统系统,还是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革,建设一块可以播种新事物的绿地?”Jan Topp Rasmussen反问道。

他解释道,Bang&Olufsen公司内部正在培育的数字文化,最大程度上将绿地方式用于公司的应用程序和架构方面。

“向前迈进,用全新的解决方案为客户创收,这是所有一切解决方案的驱动力,如果一直依赖陈旧的传统系统,便很难真正实现创新。因此,绿地方式在塑造我们的数字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关注终端用户
对Torben Dalgaard来说,最重要的是要牢记,尽管技术确实能够更有效利用时间和资源,但无法确定使用得是否合理。归根到底,重点必须放在终端用户,即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和患者身上,而且必须要清楚地看到他们能够因此获益才行。

“例如在CT扫描领域,我们希望将来能有一种算法,可以用来对单次CT扫描过程中所涉及的数千幅图像进行初步分析。这将为患者及其人身安全创造巨大价值,也能让放射科医生在更短时间内做出更精确的诊断。对于缺乏放射科医生的医院来说,可能会减少花费在常规性初级任务上的时间。”

“但这项技术还未实现,如果一定要举出具体的实施案例,那便是医疗保健平台。尽管大家对该平台颇有微词,但它确实加速了许多工作流程,让员工能够轻松地统观全局。”

“例如,在医疗保健平台应用之前,麻醉护士必须在手术期间手工记录患者数据,之后再录入到电子病例当中。如今,这些工作全部通过数据的无缝实时传输自动完成,数据质量因此大有改观。但是,人们确实需要花些时间来适应这些新技术。”Torben Dalgaard继续说道:

“不要指望人们能够自己接受新技术,而无需借助任何外力。要有耐心,向他们展示技术是如何大量简化各种流程的。”

 

通过伙伴关系创造数字化价值
Torben Dalgaard表示,就数字化转型的成功率而言,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即管理和尊重他人的专业。这一点对所有相关业务领域都适用。

“创造‘数字文化’还意味着要超越自身具备的能力和得以运用的工具,打破专业界限和常规操作。要尊重您想要发展的业务领域的根基,实事求是地看待收益和潜力、缺点和隐患。如果仅仅是为了帮助组织实现‘数字化转型’,您本人或其他管理者便不得不裁撤热门任务,甚至裁员,那将是一项异常艰难的任务。

归根到底,成功还取决于最高管理层的参与和支持,他们必须明确以数字化作为发展方向。Torben Dalgaard指出,除非整个组织机构都参与进来,否则数字文化无法扎根。

Torben Dalgaard关于确保数字化项目价值的珍贵建议

抓住能够为贵司和核心业务创造真正价值的技术机会。

注重目前所从事工作的价值。可能会有人问您开启项目的初衷是什么,所以在开始之前,您需要对项目所能创造的价值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充分领会工作的复杂程度和所要涉及的不同技能。无论是IT还是商业方面,如果您不尊重相左的观点,那就无法学会聆听。而这会让准确了解希望创造的价值难上加难。

数字化现实情况——丹麦首都地区IT、医疗与通讯服务中心(CIMT)

  • 丹麦首都地区与人工智能公司Corti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总体目标是在紧急呼叫服务期间能够更快检测到出现心脏骤停的患者。Corti和紧急呼叫中心一起开发了一款软件,这款软件可以监听紧急呼叫,并获取疑似心脏骤停的迹象。该软件可能比护士通过电话辨别心脏骤停症状的速度更快,因此提高了患者的存活率。然而,这项技术尚无法广泛推广,因为目前欧洲还没有批准这类软件的政策规范。
  • 首都地区运用不同类型的技术来支持各项任务:无人机用于了解道路交通事故情况;3D打印机用于制作模型和草图,比如,在定制下颌假体及其他植入物之前使用。
  • CIMT拥有近1,000名全职员工,负责处理首都地区医院服务和运营的IT需求。该中心共有大约45,000名员工、50,000台个人电脑及其他用户界面。在近1,000名全职员工中,大约有25人专门从事IT架构方面的工作。